北京总部

24小时移民热线:400-818-1100

移民澳洲的中医之花

发布时间:2017-08-24 17:41
作者:田边
阅读:135


摘要:走过情人港的琅玉在20年前选择了移民澳洲,是为了替中医正名,她兢兢业业地服务澳洲社区,向西人展示者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

      
        留学的美梦是迷人的,但是现实却是另一番景象,初出国门的琅玉对此深有体会。
“一只皮箱,几百澳元,孤身来到悉尼。站在风景如画的悉尼街区,我举目无亲。第一天出门,不知如何用机器购买车票,也不知如何拿车票打开栏杆进入车站,更不知道出门后还能否找到回家的路。
 

 
        “第一天上学,我见到从少年到中年,年龄不等,来自祖国各阶层的同学。第一次找工作,我见识了各种的同胞,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何为背井离乡,第一次,许多的第一次都献给了澳洲。”
 

       勇闯青春

        从小琅玉就喜欢做梦,怀揣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向往别样精彩的生活。1988年就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北京护国寺中医院针灸科,凭着精湛的医术和丰富的临床经验,5年后被晋升为主治医师。除了面对患者,琅玉还肩负起了给中医学院实习医生讲学的任务,就连德国医学院的学生也成为了她的授课对象。一座小小的医院,朝九五晚的工作,十年如一日,波澜不惊的生活,令她的青春无处安放。于是,她决定去地球另一面看看。
 
        时间倒退回20年前的中国,外国资本尚未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人们对好工作的定义就是在工厂里或者国家机构里有一份稳定的差事。辞职下海经商的人,有的抢得了先机,赚来了第一桶金;有的失利而归,重新过上普通的生活。而出国留学对于大多数那时的年轻人来说,最是一件难事。名额少,费用高,签证困难,让很多有梦想的青年都望而却步。1997年,琅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毅然决然的辞去了主治医师的工作,踏上了留学澳洲的道路。
 

 
        漂泊,如无根之浮萍;落寞,如风中之雪花;凄凉,如深秋之落叶。为了生存,琅玉做过很多工作,发传单,在工厂剪线头,在办公楼做清洁,在人家做护工等等。在辗转工作的过程中,她遇见了行行色色的同胞,也听到很多关于同胞在悉尼的生活状态。
 
        那是个比今天要简单纯粹很多的年代,中国的贪官还没有泛滥成群,也很少见富一代富二代,走出国门的大都是大学生或中学生,也有很多以各种名目出国然后非法黑下来的人们。琅玉接触的最多的就是这样一群人。“生活中,我还见过把工厂赌输的老板,见过脱衣舞娘,见过奸商,更见过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美丽的悉尼,就像一个巨大的人生舞台,日月交替,潮涨潮落,时时刻刻演绎着一出出人间话剧。”
 

       中医之花澳洲绽开

        琅玉来澳洲最初的目的仅仅是学习英语,然而,当她看到海外不少伪中医打着中医的幌子欺骗病人的时候,她感到很吃惊。20年前,普通澳洲百姓大多不太了解中国,不了解中国,不了解中国人,那就更别提中医了。不仅了解的有限,更是有很大的局限性。不光普通民众如此,西医也不想了解中医,甚至排斥中医,中医在澳洲的地位还不如心理治疗师和理疗师。
 
        经过重重磨难和艰辛,琅玉终于开办了属于自己的诊所,用她的知识和技能,治病救人,为澳洲社区贡献她的一份光和热。在她的精心治疗下,许多难以怀孕的父母喜得宝宝,更使无数饱受病痛煎熬的患者得到治愈或减轻痛苦,使人们对这个神奇的东方医术纷纷刮目相看。
 

 
        琅玉至今仍能回想起十多年前一次治病救人的经历。有个西人女子在医院被诊断为脑瘤,专家建议她立刻做一个高风险高后遗症的切除手术。面对这项大手术,她犹豫了,机缘巧合她了解到中医针灸,想先试试这个古老的东方医疗手段,如果无法改善再去手术。
 
        于是她找到了琅玉医生,当时患者的核磁共振检查和脑神经专家诊断都是脑瘤,琅玉就按照中医思路用中药针灸治疗了三个月,之后请她去复查脑核磁共振检查。结果竟然显示脑瘤缩小一半以上!患者很激动,马上就打电话通知了她。
 
        但身为资深医师,琅玉知道如果真是脑瘤,不会这样快就减小,所以她凭着多年的经验判断, 她建议患者换一个专家再咨询一下,看到底是不是脑瘤。果真如琅玉所料,专家认为病人患的不是脑瘤,而是感染。通过近一步治疗,这位患者最终完全康复,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而这位幸运的患者,因为琅玉医生的正确诊断和中医针灸的精准治疗,得到了属于她的幸福下半生。
 

       走过情人港

        时光荏苒,往事如烟,如今的悉尼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时过境迁,20年前的移民们已经步入中老年,但那一步一步走过的艰辛依然历历在目,为了纪念老移民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琅玉根据自己在留学澳洲,移民澳洲,在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写成了长篇小说《走过情人港》,同年12月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为广播小说播出。
 
        那些鲜活的人和事,那些边缘人的活色生香,喜怒哀怨,爱恨情仇,就是琅玉《走过情人港》的重要元素。该书一经发表,就得到了中国的移民先驱的强烈反响,究其原因,正是因为琅玉和他们有着共同的奋斗经历,将在海外创业的旧时光一下子拉回到了老移民们的眼前。
 
        著名作家,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汤吉夫说:“《走过情人港》是人性深度的揭橥,生活广度的开掘,异域风情的扫描,创业人生的写真,具有别样的思想启迪和艺术追求。”
 

 
        80年代第一批国家公派学者,德国电子工程专家余涛说:“我是一口气读完此书的,它把我又带回到很多年前,那留学初期的种种往事,激动,兴奋,不适应,消沉,孤独,等等。”
 
        走过情人港的琅玉在20年前选择了移民澳洲,是为了替中医正名,兢兢业业服务澳洲社区,向西人展示中华文明。而悉尼的阳光沙滩,清新的空气,安全的食品,轻松自在的环境,远离办公室政治的烦恼也同样吸引着琅玉,让琅玉渐渐地喜欢上了这里的悠闲生活,不失也是另一种幸福。

 


京公境准字[2008]0008号 京公安备11010502033230 京ICP备11035523号 Copyright © 北京侨外出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资料索取
姓名: 性别: 先生 女士
通讯地址: 电话:
Email地址: 选择项目:
您希望的项目手册获取方式:* 邮寄 Email 邮寄和Email
您是从哪种渠道了解本项目:* 网络 报纸广告 Email 杂志 电台广播 短信 机构推荐
您的疑问:*